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江西工商职业技术学院 > 学风建设 > 警醒教育 > 浏览文章

南方周末: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抄袭门”始末
《本站原创》 (2014年04月15日)

10月8日,中国政法大学在校长办公会议上,对卷入“抄袭门”的两位教授金仁淑、杨帆作出了停职反省、听候处理的决定。此事一经媒体报道,在社会各界引起了轩然大波。从今年3月起,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金仁淑就爆出学术抄袭传闻,而举报者正是年初与女学生发生肢体冲突的杨帆。后杨帆也遭金仁淑举报学术抄袭,但学校认为抄袭不成立。

举报者和被举报者同时被处理,在近年来爆发的学术腐败事件中,尚属首例。南方周末的调查力图拨开其中的疑云。

是谁“抄袭”了谁?

今年3月26日,中国政法大学一学生打假团体举报了金仁淑的一本学术专著《21世纪中国人力资源竞争战略》有60%涉嫌抄袭。该书共18万字,其中10万字和东北师范大学博士生王德君的博士论文《知识经济时代中国人力资源竞争战略研究》雷同。

举报者杨帆称是一名自称是“雪山飞虎”的法大学生发来的举报材料。作为法大商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他将举报材料递交到中国政法大学学术规范与校风建设委员会(简称法大学风建设委员会)。

数位参与调查此事的知情人士向笔者描述了学风建设委员会调查审议此事的经过。5月8日,学风建设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会议由学风建设委员会主席丛日云主持。丛日云和金仁淑曾经同在辽宁师范大学共事,金仁淑也是由丛日云介绍进入法大。金仁淑提交了一个文字说明稿,说自己在辽宁师范大学任职时,曾经主持研究过这方面的课题,《知识经济时代中国人力资源竞争战略研究》的作者王德君参与了课题研究。她自己有一个独立创作的书稿,早于王德君2003年11月的论文完成时间。

金仁淑还分别拿出了辽宁师范大学科研处、王德君本人以及王德君在东北师范大学的教授金喜在的证明。证明称她帮助金喜在指导过王德君的博士论文。后来王德君带走了这个项目的一部分资料。王德君的身份是大连市地税局第三稽查局局长。

到底是金仁淑抄王德君,还是王德君抄金仁淑?丛日云说可以认定王德君抄袭,因为金仁淑作为博导,不可能抄一个地方官员的论文。其他委员认为这样认定太草率,万一定错了别人打上门来不好办。

“学术失范”还是“构成抄袭”?

最后,5月8日的学风建设委员会会议要求金仁淑在15天之内拿出最初的书稿。

5月21日,学风建设委员会提前开会,金仁淑没有拿出书稿,而是出具了辽宁省委宣传部的公函,证明这个科研项目被取消了,书稿没找到。知情者回忆说,金仁淑一边哭一边说,情绪激动,承认自己“学术失范”。

5月26日,学校科研处作出初步的调查结论:金仁淑的专著有10.7万字与他人著作雷同。学风建设委员会投票审议,10名委员参与投票。5名委员认为是“学术失范”,建议批评;5名委员认为构成抄袭,建议撤消其学术职务。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风建设委员会委员告诉笔者:“这已经比较网开一面了。如果请外面的专家来鉴定,可能还有剽窃。”在学术意义上,抄袭仅仅指文字雷同;而剽窃是指盗用他人的学术观点。这一投票结果,被一些法大的教授认为是“奇耻大辱”。

今年6月,中国政法大学两次派出调查组到大连、长春进行调查,发现金仁淑出具的各种证明都是伪造的。第二次,法大调查组从辽宁省委宣传部取回来一部密封的书稿。但辽宁省委宣传部拒绝开证明说明这部书稿的来龙去脉。

一部分委员则提出对书稿进行专家鉴定,把学术抄袭案办成铁案,“要鉴定书稿并不难,因为5年前的纸张、笔迹和现在都不一样。”而一部分学风建设委员会委员认为,这部书稿来历不明,不可以作为证据使用。事实上,金仁淑抄袭完全可以认定。但是书稿取回后,学风建设委员会的“上司”校学术委员会收回了调查权,“学校把我们的权力剥夺了。”一位委员说,学校调查后,理应再次启动审议程序,“如果再次投票,绝不可能是5比5的结果。”一位委员表示。

5月底,金仁淑举报杨帆一稿多投、学术剽窃等5个问题。经过法大校风建设委员会两次审议,认定杨帆不成立。委员投票表决时,以10比1的意见认为,杨帆不构成剽窃。

举报者为何也遭停职?

金仁淑是不是构成学术抄袭?直到现在也没认定。10月8日,校方对“抄袭门”中的举报者和被举报者做了处理,算是对学术抄袭事件有了一个正式的意见。

由于校方一直没有对为何处理杨帆拿出正式的说法,各界猜测纷纭。一位学风建设委员会委员说,绝对不可能是因为杨帆学术剽窃。“学校可能认为,杨除了学术规范问题外可能其他问题都有。”但他认为,校方这样“捆绑式处理”是不妥当的。

10月13日,杨帆在博客上发出声明,声称学校处理他的依据有4点:对学校声誉产生损害,这是50年以来没有的;违反师德;违反学术规范;违反公共道德。学校对他提出要求,不得在网上发表有关言论,要看两人态度决定处分。处分包括:解除学术职务,停止博导资格,职务降级,限期调走,除名。杨帆称,学校叫他反省,但他不知道自己该反省什么。

卷入“杨帆门”事件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萧瀚在博客中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曾因发表《“师文”扫地何时休》批杨帆,遭到谩骂,差点辞职。但他认为:“不论什么事情,应该一码归一码。杨帆教授根据匿名邮件的真实内容,将事情向学校汇报,我认为这样做合乎他的学术职务身份,也合乎学术伦理,是在尽自己的职责。”

萧瀚认为,不必猜测举报者的动机,这件事不在于恶意打击谁,而在于杨帆举报的内容是否属实。在“抄袭门”事件中,校方只能处理金。萧对校方提出了3条建议:撤销对杨帆的处理决定,并且向杨帆道歉;肯定并表彰杨帆在维护学术规范方面作出的贡献;如果校方认为杨帆存在其他问题需要处理,应当启动新的程序进行调查,按照程序讨论后作出公正的决定。

另一位中国政法大学知情教授称,尽管他不喜欢杨帆的为人,但这件事上杨帆没有做错。杨帆确实和金仁淑不和,但举报学术抄袭和动机没有关系。学校的处理很可能是因为事情的扩大化。9月份,沧海云帆论坛上又有人举报商学院另外两名博士生导师学术抄袭,此时,杨帆又举报金仁淑对他进行“诬告”。学校这么做是要他们别闹了。如果商学院4个博导都卷入“抄袭门”,那么博士点就保不住了。

为何处理举报者杨帆?以后是否还会启动调查金仁淑学术抄袭的程序?从今年6月“抄袭门”事件见诸媒体以来,法大校方一直没有正式表态。10月14日,笔者致电法大校长徐显明,其手机关机,党委书记石亚军、副校长高浣月表示不方便谈此事,学校宣传部负责人一直不接手机。“抄袭门”事件爆发后,金仁淑一直不接受媒体采访。学校作出处理决定后,她仍然不同意接受采访。

学术剽窃为何难受严惩?

近几年,学术界抄袭、剽窃案频出,媒体也多次报道,引起社会轰动的就有北大教授王铭铭抄袭案、汕头大学教授胡兴荣抄袭案、北京大学教授黄宗英抄袭案、武汉大学教授周叶中抄袭案、天津外国语学院教授沈履伟抄袭案等。然而,真正得到处理和追究的却少之又少。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指出,周叶中案和法大“抄袭门”事件有类似之处,就是抄袭者利用私人关系做文章。不管是教育部,还是各个大学,都有学术规范,一些名牌大学还用学术打假软件来判断研究生、博士生论文中是否存在抄袭。但是对于学者、教授的处理相对来说比较弱。这是因为学术界就是一张私人关系网,师生情谊、同门情谊、同事情谊……私人关系用于公事之中,导致校方处理这类事件时,抹不开情面。

另外,这几年在职博士生问题也非常突出,老板博士生、官员博士生遍地开花。法大“抄袭门”中,一直就有意见认为金仁淑作为博导,不可能抄一个地方官员的博士论文,很可能是金仁淑不知不觉当了他的“枪手”。在职博士生也能成为学者之间办事、沟通的桥梁,“转上两个弯就找上了”。

近几年的学术腐败案中,只有汕头大学教授胡兴荣主动辞职,处理得最干净;北大黄宗英被学校解聘;王铭铭被学校解除学术职务。“这样做出处理的,一百个中也没有一个。”

究竟怎么做,才能维护大学、学术界的名誉?一名学者认为,关键是对学术抄袭、剽窃的态度:“抄袭扰乱了公共学术秩序,如果拿犯罪行为类比,那就是抢劫,而不是盗窃。”

采访中,多位专家都谈到学术界的抄袭、剽窃具有“普遍性、严重性、复杂性”三个特点。如何才能净化学术界?针对这个问题,萧瀚提出了“学术原罪”的观点。他说,学术草创阶段的抄袭或者半抄袭以及不规范的引用是可以理解的。因此可设定一个“大赦”的时间段,某年之前的抄袭既往不咎。

这样,学者们心中反而可能会升起一种耻感,从而促使学术界自律。他认为,对学术规范这样一种历时性的规则,应该有历史的眼光,也要有现实的眼光;既要建立规则,也要有宽容。因为建立学术规范目的不是整人,而是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设置合适的路标。

Copyright © 江西工商职业技术学院 -版权所有-赣ICP备11002091号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象湖新城金沙二路3199号 邮编:330200 招生咨询:0791-87171518 87600111\87600333
院办:0791-87171599 传真:0791-87606060 电子邮箱:27822061@qq.com 技术支持:易动力网络